當前位置:麗佳小說 > 都市 > 少年闖花都 > 第2125章 玄陰鬼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少年闖花都 第2125章 玄陰鬼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陳飛宇冇有被阿織的“奪魂魔吻”毒殺,幽夢看在眼裡,不驚反喜。

“不枉本姑娘對陳飛宇另眼相待,他果然有幾分本事,不過陳飛宇也不用高興的太早,阿織最大的殺手鐧雖然失效了,但不管怎麼說,阿織都是一位‘通玄’中期境界的強者,陳飛宇想要順利通過阿珍這一關,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。”

奈何橋上,陳飛宇神色古怪中帶著幾分輕蔑:“就憑你還殺不了我,就如同你認為可以毒殺我卻失敗一樣,冷冰冰的現實隻會打你的耳光。”

“奴家除了長得漂亮之外,最大的優點就是實力比較強,這就讓你見識一下奴家的厲害之處,小哥哥你可要睜大眼睛好好看著喲,咯咯咯咯……”

阿織話語充滿了魅惑,身影卻飄忽而起,猶如陰森森的女鬼,向著陳飛宇飛去。

看似緩慢,實則動作奇快。

原本纖細的手指上,長出了長長的紅色指甲,像是在獻血中泡過一樣,看上去比刀劍還要鋒利。

陳飛宇立於原地不動,像是冇有反應過來。

阿織神色輕蔑,自己還冇施展出全力呢,他都反應不過來,看來這小哥哥隻是個繡花枕頭,硬也硬不到哪裡去,真是令人失望。

通過銅鏡看到這一幕的幽夢,神色古怪,秀眉輕蹙。

“陳飛宇的實力不會這麼弱吧?”

話音剛落,通過銅鏡,幽夢隻見陳飛宇有了反應。

就在阿織快要襲到陳飛宇跟前時,陳飛宇周身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劍意,凝聚成了無數道璀璨劍氣,向著四周激盪,宛若天女散花。

阿織神色驚訝,錯不及防之下哪裡躲得開,被鮮紅嫁衣包裹著的身軀頓時被劍氣刺穿了好幾個拇指大小的洞口,整個人也向後飄飛出去。

如果其他人受到這種傷勢隻怕早就死了,但是阿織落在地麵上之後,重新站了起來,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如初,甚至連大紅嫁衣上的洞口也跟著被修複,就好像從來冇有受過傷一樣。

陳飛宇挑眉,難掩驚訝之色,這一幕情況就和在秘境外麵嚴全的情況一模一樣,莫非阿織也是被幽夢所點化,從而擁有了不死之身?

閨房之內,幽夢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:“手不動,腳不抬,僅僅靠著劍氣,就能傷到‘通玄中期’境界的阿織,如果阿織不是不死之身的話,現在已經死了。

看來這段時間,陳飛宇的實力進步得很快,至少已經有了‘通玄’後期乃至是‘半步無我’境界的實力。

不錯,這樣優秀的獵物才能夠引起本姑孃的興趣。”

卻說奈何橋上,阿織被一招秒敗,神色震驚,難以置信地道:“你……你竟然這麼厲害?”

陳飛宇冷冷地道:“現在你還認為能夠殺了我嗎?”

“我知道你很強,但你想要勝過我也絕非易事。”阿織神色自信,就好像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一樣。

當然,作為擁有不死之身的她,也的確有著這樣自信的資本。

“我知道你是不死之身,但很多時候死亡並不是最可怕的。”

陳飛宇話音剛落,施展出“浮光掠影”瞬間來到了阿織身前,伸手挑起了阿織白皙的下巴,看著她漆黑如墨的眼眸:“隻要我願意,隨時都能傷到你,甚至是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陳飛宇的動作很輕佻,但是話語卻透露出濃濃的殺意。

阿織神色驚訝,剛剛她還冇有反應過來,就已經落入了陳飛宇的手裡。

足以說明,陳飛宇的實力,遠遠在她之上!

當此情況,阿織雖驚不亂,非但冇有退後,反而欺身向前,再度擠進陳飛宇的懷裡,露出魅惑眾生的笑容,媚眼如絲地道:“奴家隻是弱女子,小哥哥想要欺負奴家的方法有很多,但奴家最喜歡的,卻是在床上被小哥哥狠狠地欺負,不知道小哥哥能不能滿足奴家這一個願望?”

阿織很漂亮,哪怕是見慣了絕色美女的陳飛宇,也不得不承認,阿織的美足以禍國殃民。

如果換成其他男人,有如此絕色佳人……不,應該是絕色佳鬼,擁在懷中,耳邊又聽著如此充滿火辣大膽的話語,隻怕早就把持不住了。

但陳飛宇眼神依舊清明,淡淡地道:“我這個人一向對美女很感興趣……”

阿織吃吃而笑,在陳飛宇耳邊吐氣如蘭,勾人心魄地道:“那小哥哥還在等什麼呢?”

隻聽陳飛宇繼續說道:“不過我對女鬼卻冇什麼興趣,誰知道你美麗的外表之下,究竟是一幅什麼樣的醜陋樣子,在我們世俗界有一部很著名的鬼片就叫做畫皮,講的是一個醜陋女鬼偽裝成美女騙人……”

女人很愛美,也很在意彆人對自己外貌的評價,哪怕是變成了女鬼也依然不變。

不等陳飛宇說完,阿芝已經出離了憤怒:“給我去死!”

她纖纖玉指再度長出長長的紅色指甲,猛然向陳飛宇脖子紮去,恨不得將陳飛宇脖子紮出五個血淋淋的窟窿。

她的速度很快。

但是陳飛宇的速度更快。

阿芝的手指剛攻到一半,已經被陳飛宇牢牢的抓住了手腕,不管阿織如何用力,都難以從陳飛宇的手中掙脫開。

阿織一咬牙,猩紅的指甲上散發出一股陰森的黑色鬼氣,迅速蔓延,籠罩了陳飛宇。

“奴家的玄陰鬼氣可不僅僅有劇毒,還能夠奪取他人的神智,小哥哥你就乖乖的留下來,當奴家的奴隸,永遠陪著奴家吧。”

阿知笑的花枝亂顫,好像已經取得了勝利一樣。

“僅僅憑著這樣的小把戲,就認為能夠抹掉我的神識,你不覺得太天真了嗎?”

突然,陳飛宇輕蔑的話語,從黑色的玄陰鬼氣中傳了出來。

阿織笑聲戛然而止,震驚地道:“你……你竟然冇事?”

陳飛宇一揮手,周圍的玄陰鬼氣頓時被吹散,露出了陳飛宇的身影:“現在,你還有什麼手段?”

阿織震驚,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,他怎麼……這麼強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